偏左偏右 — 傻傻分不清

美国大选搞得乌烟瘴气,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支持者都走向两极化非常严重,支持者们不仅支持自己的候选人,同时对另一党候选人极度的不满,这点从Trump当选后各地不断的示威游行(甚至武力冲突)可以看出来。换句话说,社会进入了极端的两极化,不夸张的说让人想起林肯当选总统时南方各州立刻宣布脱离联邦的情形。当然Trump从许多方面不能跟林肯比较,反对Trump的人把他说得一无是处,从内政外交政策,到人品道德修养,在他们眼里,Trump整个一个恶人的形象。但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要投票给他?我们这篇文章回顾下美国近几十年的政策轨迹,看看能不能找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从经济政策这条线出发,回看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各国为了走出危机,施行凯恩斯主义,大力使用国家来主导建设项目,拉动投资,提高就业。这个经济政策对缓解危机起了非常大作用,直至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各发达国逐渐走出经济危机的阴霾,迎来新一轮的上升周期,而多数国家依然奉行凯恩斯主义,尤其是冷战的阴影笼罩,各国不断加大财政赤字,政府依然是经济的主导力量,而这种经济政策的隐患慢慢也开始显露:不断的基建投资,原材料紧缺,政府的大笔赤字导致通货膨胀涨严重,加上天时不利,二战之后美国接连输掉朝鲜战争以及陷入越战的泥潭,直到1970年代,中东施行石油禁运,导致石油价格大涨,引爆了各发达国家通胀的炸弹。欧美国家由此陷入二战后的首次大规模经济衰退。痛定思痛,学界跟凯恩斯对立争辩的另一方海耶克学派,以及之后该学派的集大成者芝加哥学派弥尔顿,借此机会推行自由市场经济,也就是所谓的‘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来取代凯恩斯主义。该学派主张使用适度的货币政策来管理市场,看重利率的调节作用,提倡央行通过货币宽松或收紧来起到控制市场的温度。美国从里根政府(同期英国的撒切尔首相)开始,增强美联储的利率调节在市场管理中的作用。而当时的美联储主席Volcker面对高通胀,开出的药方是大幅提升银行利率,此举导致资产价格重置,大幅贬值,但同时也压下了通胀。镇通过后,民间投资回归理性,企业开始注重改革创新,之后美国经济开始复苏。可以说得益于Volcker打下的基础,之后美国几十年都保持不错的发展动力,但之后美国(其中经历了老布什政府,克林顿政府,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联储持续下调利率,营造宽松环境,美国的经济也保持平稳发展,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不断的催高资产泡沫,真正获利的是富人阶层,而靠工资生活、辛勤劳动的中层阶级并没有从中受益。这是我们要说的第一点原因,与精英们相比,大批的中层民众并没有从近20年的货币政策中获利,

第二点是新自由主义提倡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把工厂搬迁到发展中国家生产产品,发达国家的市场来消费这些产品。全球化好处不多说了,中国应该是过去20年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国,无可厚非。我们以美国为例说说全球化到目前为止产生的两个大问题,一明一暗:明的问题是发达国家经历了去工业化过程,导致国内就业数量和质量都下降,这是民众(包括广大的内陆的中产阶级,工人阶层)切身感受到的,这是他们对政策的不满的第二个原因。而暗的问题是全球化微妙地联系着我们之前说到的利率政策。没有全球化时,利率的升降有固定的周期,降利率时,放宽借贷,刺激投资,商业活动繁荣,从而导致原材料价格上涨,也就是物价上涨,再加上人才逐渐紧缺,企业不得不提高工资,这种环境下投机氛围浓厚,培植了大量低效企业,而且真正的高效企业盈利能力也逐渐钝化,失去竞争力,为了控制物价同时恢复企业盈利能力,央行要提升利率,收紧银根,这样可以打击投机行为,稳定物价,同时淘汰掉竞争力弱的公司,进行一场优胜劣汰的选拔。央行做出利率变动决定的一个重要指标是通胀(CPI),而全球化的一个潜在的影响是资本可以不断地去寻找更低廉的劳力和原材料,也就会极大地延长通胀起伏的周期。过去每4—6年的一次降息加息的周期,到现在距离上次加息已经将近10年了,通胀依然低迷,央行依然不敢正常化利率,维持在零利率,甚至日本欧洲实行负利率政策。危害是,简单的说,低利率就是在吹泡沫, 拉升资产泡沫。这么长期的超低利率政策的结果是前所未见的泡沫规模。另外一个问题还跟全球化有关,全球化之前各国有自己的加息降息周期,相互错开,彼此有个照应,而全球化之后,主要国家经济周期同步,跟之前相比这个同步的周期会更长,波峰会更大(泡沫规模更大),但波谷会更深,而且是各国共同衰退。

说完经济层面的政策,包括货币政策以及全球化过程中,美国的中层实际是受到很大损失的,再说说近几十年美国的政治层面的政策。冷战结束之后,英美的政治开始向左转向,英国的工党领袖布莱尔上台,同期美国的克林顿政府执政,面对左派右派之争,他们奉行所谓的‘中间路线’。简单来说就是温和的社会主义,他们提倡社会平等,包括公民的就业权,受教育权,注重建立福利社会,提倡温和渐进的执行这些政策,而不是武力冒进地推行,同时在经济上也欢迎资本主义,鼓励公私混合经济,主张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间主义’初衷没错,但执行之后带来新的社会问题。比如说英国的政策培养出的新一代中产生了一大批不努力争取工作(这又跟之前讨论的去工业化的过程导致就业机会减少有关),指望政府救济生活,但又整天寻衅滋事的问题少年;美国一样,政府用大量资金来建设福利社会救济穷人,同样在美国这群人中不乏暴力倾向的激进人士(有个生动的例子是反对Trump的示威游行中,一个黑人青年拿着枪对着电视台的镜头说Trump敢停止他们家的实物券,就要去杀了他)。笔者生活在美国,作为一个打工阶层,我对美国的福利政策不支持,从我个人这个层面我看到的是不公平,我想这也是大批美国民众反对当前政策的一个原因。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谈论了美国近几届政府奉行的政策,包括经济层面的偏右的新自由主义以及政治层面的偏左中间主义,综合来说这种框架符合所谓的‘进步主义 Progressivism’。希拉里以及美国的精英们(以及崇尚美国精英的中国精英)是这届选举中代表要继续坚持进步主义的力量,而Trump以看似奇葩的形式参与选举,代表的是颠覆进步主义的力量,经济、政治政策要全面右转(Trump竞选期间用力过猛,难怪反对者眼里他就是纳粹,就是希特勒)。夺胜并不奇怪,背后多层原因如文章分析。但我们这里不是在事后诸葛亮,我们看到Trump胜也是险胜,而且反对力量非常强大和暴力,这回到我们开篇一段,美国社会以及政府两极化严重,Trump的政策已经不是首要任务,而是怎样平稳的执行他的政策,他要执行如他竞选阶段所言的激进方式必然导致反对派更加歇斯底里的反扑,而他若弱势,温和地执行甚至不执行他所承若的政策,当初支持他的民众中当然不乏恶茬,高喊白人至上White Power的(三K党等等)那帮人不知道会做出怎样的举动。调和双方,团结群众,是首要任务,Trump的商人的精明能帮助他成功吗?

Screen Shot 2016-11-21 at 9.33.01 PM.png

从193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经历的进步主义到现在Trump的保守主义(红色偏右,绿色偏左)

附录:希拉里在左边

希拉里毕业于卫斯理学校,她的毕业论文的题目是“There is only the fight…: an analysis of the Alinsky Model”。这篇92页的文章由于题材敏感,牵扯到希拉里和美国芝大的极端社会主义者Saul Alinsky(1909 – 18972)在意识形态上的契合,在她丈夫做总统期间被卫斯理封存,不允许公开。直到2001年,才对外开放。我们在这里,这篇论文的细节不讨论了,希拉里后来和Alinsky的私人关系也不深挖了,Obama是芝加哥地区Alinsky思想运动的组织者这些历史也不追究了,主要展现下Alinsky的思想,看看美国这几年是不是走在这条社会主义的大路上。

How To Create A Socialist State (by Saul Alinsky)

There are eight levels of control that must be obtained before you are able to create a socialist state. The first is the most important…

1) Healthcare — Control healthcare and you control the people

2) Poverty — Increase the Poverty level as high as possible, poor people are easier to control and will not fight back if you are providing everything for them to live.

3) Debt — Increase the debt to an unsustainable level. That way you are able to increase taxes, and this will produce more poverty.

4) Gun Control — Remove the ability to defend themselves from the Government. That way you are able to create a police state.

5) Welfare — Take control of every aspect of their lives (Food, Housing, and Income).

6) Education — Take control of what people read and listen to — take control of what children learn in school.

7) Religion — Remove the belief in the God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schools.

8) Class Warfare — Divide the people into the wealthy and the poor. This will cause more discontent and it will be easier to take (Tax) the wealthy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poor.

出处不可考,但肯定和Alinsky的思想有关,所以另附一段Alinsky的书中(Rules for Radicals)的和此类似的一个列表,可看出Alinsky的极端倾向:

Always remember the first rule of power tactics: Power is not only what you have but what the enemy thinks you have.

The second rule is: Never go outside the experience of your people. When an action is outside the experience of the people, the result is confusion, fear, and retreat.

The third rule is: Wherever possible go outside the experience of the enemy. Here you want to cause confusion, fear, and retreat.

The fourth rule is: Make the enemy live up to their own book of rules. You can kill them with this, for they can no more obey their own rules than the Christian church can live up to Christianity.

The fourth rule carries within it the fifth rule: Ridicule is man’s most potent weapon. It is almost impossible to counterattack ridicule. Also it infuriates the opposition, who then react to your advantage.

The sixth rule is: A good tactic is one that your people enjoy. If your people are not having a ball doing it, there is something very wrong with the tactic.

The seventh rule: A tactic that drags on too long becomes a drag. Man can sustain militant interest in any issue for only a limited time, after which it becomes a ritualistic commitment, like going to church on Sunday mornings.

The eighth rule: Keep the pressure on, with different tactics and actions, and utilize all events of the period for your purpose.

The ninth rule: The threat is usually more terrifying than the thing itself.

The tenth rule: The major premise for tactics is the development of operations that will maintain a constant pressure upon the opposition. It is this unceasing pressure that results in the reactions from the opposition that are essential for the success of the campaign.

The eleventh rule is: If you push a negative hard and deep enough it will break through into its counterside; this is based on the principle that every positive has its negative.

The twelfth rule: The price of a successful attack is a constructive alternative. You cannot risk being trapped by the enemy in his sudden agreement with your demand and saying “You’re right — we don’t know what to do about this issue. Now you tell us.”
The thirteenth rule: Pick the target, freeze it, personalize it, and polarize it.

投资就像悬疑推理,万事关系错综复杂,千变万化。难得的是耐心琢磨,我愿跟你一起讨论,理清逻辑,盘茧抽丝,一起来找出投资方向。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Res_Dog的投资博客。愿与您进一步讨论,我在知乎 Res dog23

中国债务隐患

我们都知道美国的债务负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如果把他们的15万亿美元的债务堆积起来,那会是非常壮观的一个风景。

Screen Shot 2016-10-22 at 12.05.07 PM.png
15 万亿美元堆放在足球场大小的场地的话,高度可以跟46米高的自由女神像相当。

 

但回头看看中国,债务问题一样非常严重,最近几年债务急剧上升。中国的债务包括政府债和企业债水平超过发展中国家的平均的175%GDP的水平,但到底中国的债务水平有多高,现在没有确切的答案。Visual Capitalist网站提供了一组图表,我们可以看看各方估算的中国债务水平。

中国债务炸弹:爆炸当量
麦肯锡之前提出了一个大家公认的估算:中国的债务水平在2014年初是已经达到282% GDP,而2007年(4万亿刺激之前)是158% GDP。
自此之后,许多权威机构都提出了自己的估算。高盛的估算中国2016已经达到270% GDP,这算是比较保守的估算,而另外一端,Macquarie估计中国的债务水平是350% GDP。
中国的数据不透明,以及规模巨大疏于管理的影子银行,都导致以上这些数字仅仅是猜测,而真实的债务水平,无从知晓。

Screen Shot 2016-10-21 at 5.02.47 PM.png

炸弹里的易燃物
我们所讨论债务包括许多成分,包括政府债,企业债,银行债以及家庭债。
在中国,企业债是最危险的债务。麦肯锡说,中国的企业债对比GDP的水平已经超过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发达国家。
标准普尔推算中国企业债大概是160% GDP,高于美国的70% GDP。
中国央行也意识到企业债问题的严重性,央行行长周小川指出高杠杆率给宏观经济带来风险。

Screen Shot 2016-10-21 at 5.01.50 PM.png

 

引燃炸弹
引燃炸弹的可能就是不良企业债(non performing loan)。不良债就是不能按时还款的债务。这些基本上就是接近或者已经破产的债务。在中国,这些不良债务已经接近或者超过警戒线。

Screen Shot 2016-10-21 at 5.04.31 PM.png

周末随想 – Petro-RMB的走向分析

美元霸权体现在Petroldollar上,不仅用美元买石油,还让这些外贸盈余国家用美元买美债。现在美国页岩气革命,喊了多年的能源独立的口号眼看就要实现,再加上政策有转向保守主义的趋势,都会打击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根基。当然了,真正打击美元基础的是美国政府的信用在衰落,无度的货币超发,输出通胀,造成全球的经济危机起伏。

而中国现在在能源进口数量上迅猛发展,可否借鉴Petrodollar,形成一套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循环系统。跟石油输出国家们推行人民币支付,再回头过来用人民币购买中国产的高铁。也就是对于石油出口国来说,用石油换取了中国的产品,听起来这总比换来一堆美债放在国库里强。但也不尽然,美债放进国库,可以配套发放本国货币,适量的充气本国经济。但中国的基建产能输入进来,但该国不能超发货币,可能从这点上决策者们没有那么强的动力去执行。再加上我觉得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巨大问题可能引发经济危机,从而让RMB的国际化道路会非常漫长。现在虽然外围环境来看是个时机,美国加息周期短命,美元可能会一落千丈,各个产油国也是度日如年,不得不宣布与美元脱钩,以给本国经济注资。这些对中国都是有利的条件,但现在是RMB的币值也不稳定,也是迫于国内债务和流动性的问题。

china-debt-cartoon.jpg

  • 中国的金钱换石油外交能否逐步取代美国的国际地位?

投资就像悬疑推理,万事关系错综复杂,千变万化。难得的是耐心琢磨,我愿跟你一起讨论,理清逻辑,盘茧抽丝,一起来找出投资方向。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Res_Dog的投资博客。愿与您进一步讨论,我在知乎 Res dog23,我在微博 Res_dog23

中国经济的困局

前段时间谢国忠在南华早报上发表了一篇英文文章,总揽中国以及全球面临的经济问题。个人觉得文章讲得不错,总结的到位,也基本同意文章的观点。但在网上没有找到文章的中文翻译,特在此翻译如下,对全球未来走向做个预判。

中国在面临1929年似的大萧条

5.28 南华早报– 谢国忠,前摩根斯坦利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

上海举行的G20峰会并没有带来任何能提振经济的建设性方案,统治精英们却在抱怨年初的市场动荡是人们神经太敏感了,脱离了全球经济的本质。是吗?原油价格从2014年6月下跌了70%,巴西里拉下跌了 一半,俄国卢布下跌60%。世界经济正处在下一场衰退的边缘,而这些精英们却在抱怨人们太负能量。

我们回看过去20年,世界经济受惠于中国8亿的辛勤的劳工加入到全球化的过程当中,以及信息技术革命。全球经济突飞猛进,大家乐得各分一杯羹,应该高兴和气才对。但实际不然,经济衰退一场接着一场,人们都在抱怨。为什么会这样?正是因为那些参加G20,参加Davos的统治精英们昏头的经济政策浪费了社会财富。

人民最大的抱怨之一是当前的系统不公正 –财富的积累不再是取决于自由市场竞争,而是政治权贵们的政策偏好。的确如此,近几年的亿万富翁们多是由于资产和金融发的家,鲜有Bill Gates和Steve Jobs那样创造革命性的产品而伟大的企业家。

这个不公正的系统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当前实行的货币政策,虽然打着为了人民着想的旗号(译者:比如在美国推出QE是所谓的帮助解决次级贷危机),实际却是金融系统注气产生泡沫。这种自上而下的造富方式当然是授惠给富裕阶层,让他们的资产更值钱,而大众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大城市房价火箭式上涨,还有那些名贵字画拍卖出了天文数字。根本上讲,近几年的货币政策极大地帮助了富裕阶层,当然这些能参加Davos的富人们还不忘赞许政策制定者们的“英明举措”,在他们眼里,当前的经济政策是再“成功”不过的了。

肆意浪费社会资源也是导致当前世界经济走向悬崖的一个重要原因,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美国动用了上万亿美元的纳税人的储蓄来救助那些危机的始作俑者。结果就是这些本该坐牢的罪犯们却变得更加富有了。既然有这个苗头,这些富人们会变本加厉的去影响政客们来进一步扭曲这个已经失衡的市场。

回头来说中国,自从2008年北京推出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方案之后,全球的精英们纷纷发来贺电,这种英明决定怎么能不受到他们的赞许?过去几年,中国增加了超过20万亿美元的信贷来扩大生产和搞基建(中国2015年GDP9万亿美元)。然而投资并不能保证需求,当然投资盖房的过程会产生需求,但盖完房子,不一定能卖出去,中国的解决方案是继续夸大生产来缓解库存。这种庞氏骗局不可持续。我们已经逐渐看到这种政策的严重后果。

中国过去的过度投资导致了商品价格猛涨,这又导致另外一个商品旁氏骗局。各发达国把利率压低到零,以期刺激民间信贷,而民间苦于还清之前经济危机造成的资产损失,不愿增加信贷,这些廉价的信贷逐渐滋生了商品价格泡沫。大量的钱涌入能源板块以及商品板块,刺激了原油价格的泡沫。(译者:这个很像美国2001年IT泡沫破裂后,低利率刺激出的房产泡沫,房屋价格猛涨,而低收入者也被银行怂恿买高价房产,最终导致次级贷泡沫)。而现在商品泡沫的破裂仅仅是下一场危机的开始,它即将导致的经济危机会比2008年的更凶猛。

Screen Shot 2016-07-29 at 12.41.29 PM

  • 译者摘自CHS中国08年的放水真是对全球刺激巨大

此外,中国的过剩产能也会压制全球未来的建设资本支出。当然现在问题还没有暴露,中国还在以每年1万亿美元的速度增加过剩产能 — 问题变得越来越大。

中国的政策是输出这些过剩产能(译者:输出廉价的产品,也就是输出通缩,想想可怜的美日欧现在正在歇斯底里的寻求通胀,面临中国的通缩输出,只能给中国提高关税,这对通缩和通胀的矛盾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中国当年开闸放水救了世界经济一把,现在为什么不能让全球来分担吃错药的后果?

中国的这个政策会导致全球不少地区失去工业化,也别是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他们失去了建设资本投资的机会。当然这些国家就业和收入都会受损,这些都会导致全球经济动荡(译者:发达国家也可能使用直升机撒钱的方式大力推行财政刺激,提高资本投资,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

接下来,全球经济面临的是多年的停滞,通缩和金融动荡。当前的各国领导们还是会使用老招数通过给市场注入流动性来救助经济,但这个方法的效果已经越来越差了,总会有一天失效。同时,政治动荡也会伴随而来(译者:Brexit,欧洲的难民问题,美国恐怖袭击,土耳其政变等等)。历史总需要一段漫长的时期才会找到正确的领导者。

也许初期,民粹主义者(populist)会赢。他们的政策是本土保护主义,推翻过去的全球化政策。这种逆流政策当然会导致全球更多地动荡。而且保护主义会导致本国物价指数突然上涨,欧美日终于找回了通胀,但这个通胀很可能很快变成恶性通胀,(译者:想想希特勒之前的魏玛共和国),恶性通胀当然会导致恶性的革命发生。

这个世界正处在一段长期的停滞和不稳定的悬崖边缘。我们的统治精英们现在却埋怨人们太悲观,他们想让人民忘却生活的烦恼,像他们一样不要理会当前的问题,变得乐观起来。但事实可能不会如他们所愿,世界现在已经着火了,这团火势必要蔓延到他们在Davos的木屋。

462001048.jpg

  • 参加Davos的精英们感觉到世界的动荡了吗?

投资就像悬疑推理,万事关系错综复杂,千变万化。难得的是耐心琢磨,我愿跟你一起讨论,理清逻辑,盘茧抽丝,一起来找出投资方向。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Res_Dog的投资博客。愿与您进一步讨论,我在知乎 Res dog23,我在微博 Res_dog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