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的困局

前段时间谢国忠在南华早报上发表了一篇英文文章,总揽中国以及全球面临的经济问题。个人觉得文章讲得不错,总结的到位,也基本同意文章的观点。但在网上没有找到文章的中文翻译,特在此翻译如下,对全球未来走向做个预判。

中国在面临1929年似的大萧条

5.28 南华早报– 谢国忠,前摩根斯坦利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

上海举行的G20峰会并没有带来任何能提振经济的建设性方案,统治精英们却在抱怨年初的市场动荡是人们神经太敏感了,脱离了全球经济的本质。是吗?原油价格从2014年6月下跌了70%,巴西里拉下跌了 一半,俄国卢布下跌60%。世界经济正处在下一场衰退的边缘,而这些精英们却在抱怨人们太负能量。

我们回看过去20年,世界经济受惠于中国8亿的辛勤的劳工加入到全球化的过程当中,以及信息技术革命。全球经济突飞猛进,大家乐得各分一杯羹,应该高兴和气才对。但实际不然,经济衰退一场接着一场,人们都在抱怨。为什么会这样?正是因为那些参加G20,参加Davos的统治精英们昏头的经济政策浪费了社会财富。

人民最大的抱怨之一是当前的系统不公正 –财富的积累不再是取决于自由市场竞争,而是政治权贵们的政策偏好。的确如此,近几年的亿万富翁们多是由于资产和金融发的家,鲜有Bill Gates和Steve Jobs那样创造革命性的产品而伟大的企业家。

这个不公正的系统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当前实行的货币政策,虽然打着为了人民着想的旗号(译者:比如在美国推出QE是所谓的帮助解决次级贷危机),实际却是金融系统注气产生泡沫。这种自上而下的造富方式当然是授惠给富裕阶层,让他们的资产更值钱,而大众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大城市房价火箭式上涨,还有那些名贵字画拍卖出了天文数字。根本上讲,近几年的货币政策极大地帮助了富裕阶层,当然这些能参加Davos的富人们还不忘赞许政策制定者们的“英明举措”,在他们眼里,当前的经济政策是再“成功”不过的了。

肆意浪费社会资源也是导致当前世界经济走向悬崖的一个重要原因,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美国动用了上万亿美元的纳税人的储蓄来救助那些危机的始作俑者。结果就是这些本该坐牢的罪犯们却变得更加富有了。既然有这个苗头,这些富人们会变本加厉的去影响政客们来进一步扭曲这个已经失衡的市场。

回头来说中国,自从2008年北京推出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方案之后,全球的精英们纷纷发来贺电,这种英明决定怎么能不受到他们的赞许?过去几年,中国增加了超过20万亿美元的信贷来扩大生产和搞基建(中国2015年GDP9万亿美元)。然而投资并不能保证需求,当然投资盖房的过程会产生需求,但盖完房子,不一定能卖出去,中国的解决方案是继续夸大生产来缓解库存。这种庞氏骗局不可持续。我们已经逐渐看到这种政策的严重后果。

中国过去的过度投资导致了商品价格猛涨,这又导致另外一个商品旁氏骗局。各发达国把利率压低到零,以期刺激民间信贷,而民间苦于还清之前经济危机造成的资产损失,不愿增加信贷,这些廉价的信贷逐渐滋生了商品价格泡沫。大量的钱涌入能源板块以及商品板块,刺激了原油价格的泡沫。(译者:这个很像美国2001年IT泡沫破裂后,低利率刺激出的房产泡沫,房屋价格猛涨,而低收入者也被银行怂恿买高价房产,最终导致次级贷泡沫)。而现在商品泡沫的破裂仅仅是下一场危机的开始,它即将导致的经济危机会比2008年的更凶猛。

Screen Shot 2016-07-29 at 12.41.29 PM

  • 译者摘自CHS中国08年的放水真是对全球刺激巨大

此外,中国的过剩产能也会压制全球未来的建设资本支出。当然现在问题还没有暴露,中国还在以每年1万亿美元的速度增加过剩产能 — 问题变得越来越大。

中国的政策是输出这些过剩产能(译者:输出廉价的产品,也就是输出通缩,想想可怜的美日欧现在正在歇斯底里的寻求通胀,面临中国的通缩输出,只能给中国提高关税,这对通缩和通胀的矛盾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中国当年开闸放水救了世界经济一把,现在为什么不能让全球来分担吃错药的后果?

中国的这个政策会导致全球不少地区失去工业化,也别是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他们失去了建设资本投资的机会。当然这些国家就业和收入都会受损,这些都会导致全球经济动荡(译者:发达国家也可能使用直升机撒钱的方式大力推行财政刺激,提高资本投资,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

接下来,全球经济面临的是多年的停滞,通缩和金融动荡。当前的各国领导们还是会使用老招数通过给市场注入流动性来救助经济,但这个方法的效果已经越来越差了,总会有一天失效。同时,政治动荡也会伴随而来(译者:Brexit,欧洲的难民问题,美国恐怖袭击,土耳其政变等等)。历史总需要一段漫长的时期才会找到正确的领导者。

也许初期,民粹主义者(populist)会赢。他们的政策是本土保护主义,推翻过去的全球化政策。这种逆流政策当然会导致全球更多地动荡。而且保护主义会导致本国物价指数突然上涨,欧美日终于找回了通胀,但这个通胀很可能很快变成恶性通胀,(译者:想想希特勒之前的魏玛共和国),恶性通胀当然会导致恶性的革命发生。

这个世界正处在一段长期的停滞和不稳定的悬崖边缘。我们的统治精英们现在却埋怨人们太悲观,他们想让人民忘却生活的烦恼,像他们一样不要理会当前的问题,变得乐观起来。但事实可能不会如他们所愿,世界现在已经着火了,这团火势必要蔓延到他们在Davos的木屋。

462001048.jpg

  • 参加Davos的精英们感觉到世界的动荡了吗?

投资就像悬疑推理,万事关系错综复杂,千变万化。难得的是耐心琢磨,我愿跟你一起讨论,理清逻辑,盘茧抽丝,一起来找出投资方向。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Res_Dog的投资博客。愿与您进一步讨论,我在知乎 Res dog23,我在微博 Res_dog23